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曹学仁的博客

学以致用 仁者爱人;学者自觉 仁者觉他;学者正(教)己 仁者育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录】张卓玉:新模式呼唤新制度   

2014-05-02 10:23:37|  分类: 引用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教育界有一句名言: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。这句话体现了校长在学校发展中举足轻重的作用。在我看来:在新教育模式的建设过程中,还有一位同样重要的人物,即教育局局长,或以局长为主的教育局管理团队。因此,更为全面的表述可能是:
    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。
    一个好局长就是一方好教育

       构建新模式 关键在局长和校长
       教师的重要性毋庸置疑。但是,在教育变革的过程中,领导者、决策者的作用更为关键。新教育模式的建设,意味着一系列教育制度的重建。这里有国家层面才可能做的事,比如高考制度的改革,比如课程标准的修订,但是,更多的是地方政府和学校层面该做和能做的。局长、校长是完全可以有所作为的,变革的时代尤其如此。能否在制度建设上有所建树,体现着局长、校长的使命意识,领导能力和工作业绩。
       作为区域教育工作的主要负责人,作为一校之长,局长、校长肩上的担子确实很重。他们出入于大大小小的学校建设工地,为校舍建设忙碌不停;他们检查食堂,巡视宿舍,为学生的生活和安全操碎了心;他们或据理力争,或苦口婆心,为办学经费的增长、教师待遇的改善进行无休止的协调、沟通……
但是,这一切,仅仅是局长、校长工作的一部分,是教育的条件保障。教育的“战场”在教室,在校园。教育经费、教育人事、教育安全等工作固然重要,但它们还不是真正的教育。只有当“教育”由定语变成中心词的时候,局长、校长才回到了自己职业的本位。而只有局长、校长真正做教育的时候,才可能出现教育家办教育的局面。
       令人高兴的是,这种局面正在形成。新教育模式的出现,既不是出于所谓的顶层设计,也不是源于理论家们的创新,而是一批校长、局长大胆尝试的产物。我认识许多这样的校长和局长,他们有追求——探寻更为人性、更为理想的教育;他们有思考——率先意识到社会转型必将引发教育转型,率先承担起重建教育秩序和教育结构的历史使命;他们有胆略——敢于做他人没有做过的事,敢于在新的教育理念基石上,构筑新的教育大厦;他们有智慧——不声不响地进行着一场深刻的教育革命。山西省阳泉十二中校长原林生就是一位新模式的积极探索者。
       我在想:一定要盖棺定论后才能叫教育家吗?一定要有论文著作才能叫教育家吗?一定要培养出中考高考状元才能叫教育家吗?一定要有权威的首肯才能叫教育家吗?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,我相信每人心中都有自己衡量的尺度。在社会转型、制度重建的时代,更需要有智慧、有勇气参与构筑新教育的改革者们。
新模式建设的关键人物是局长和校长。这是因为,新模式不是教师个人风格、个人技能或个人方法问题,它涉及到教育秩序、教育结构的重建,因此,必须以学校为单位,或者以市、县为单位整体推进。
       推进新模式 重点在策略与方法
       区域整体推进新教育模式,应有一定的策略与方法。
       其一,应该在少数学校先行先试。新模式力图变革现行教育的基本框架,从教师写教案到教师编学案,从以讲台为中心的排座到以小组为中心的环座,从以班为单位的学习组织到以小组为单位的学习组织,从学生的被动接受到自主探究,从讲授为主的课堂到展示为主的课堂,等等,需要一整套的管理机制和操作办法。新模式是一个有机的整体,需要各方联动,全面推进。比如,不可能先从一个学科做起,也不可能先试行小组学习,后试行课堂展示。这如同维修与新建的区别:维修可以从局部做起,而新建则要整体设计,全面施工。因此,如果在一个区域内推进新模式,最好的选择是由少数学校先行先试。这样做有利于减少改革的风险和阻力。
       其二,局长、校长必须有坚定的信念和决心。在付诸行动之前,决策者需要对以下问题有清楚的答案:是否真正了解新模式的理念、结构和运行、操作模式?是否完全认同新模式的价值追求?是否有一个强有力的工作团队来组织这场改革?是否对可能的困难有充分估计?改革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,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。应对所有困难最重要的武器就是信念,以及基于信念的决心。有信念就有力量,就有智慧,就有希望。与按部就班地做常规工作相比,领导一场改革,更需要领导者的信念和决心。
       其三,应做好实施前的准备工作。无论是一所学校的推进,还是一个区域的整体推进,最关键的人物是校长。校长完全认同后,才可能做好学校的教师培训工作,才可能制定好学校的实施方案。准备工作还包括学生、家长和区域内有话语权的群体的培训和宣传。新模式最直观的变化是教师满堂灌的现象消失了。在变革之初,学生回家后对家长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我们的老师不讲课了。”家长常有的反应是:讲课是教师的天职。不讲课怎么能保证教学质量!于是就会有家长间的议论,会有找局长、找政府领导反映情况的举动。避免出现这种现象的最好办法,就是提前做好对学生的培训,做好对家长以及社会的宣传。几年前,山西的一所高中曾发生过这样的事:校长突然接到县长的话:“有家长反映你们学校的教师在课堂上不讲课了。你若不立即纠正,我就免你的职。”校长连忙解释:“我们正在尝试新的教学方式,希望县长能来学校看看。”县长实地调研以后,态度完全转变,表示坚决支持校长的改革。后来参与改革的学校吸取了这样的教训,没再出现类似的事。
       其四,应该充分发挥教研室的研究、指导作用。局长的工作大体上由两部分构成:行政工作和业务工作。教育局的科室设置是以行政工作为主的,因此,多数行政工作都有对应的机构和人员负责,如经费管理有财务部门,人事管理有人事部门,教学常规管理有基教部门。当局长的工作重心真正转向内涵发展、质量提升的时候,局长会发现,业务领导比行政领导复杂得多。局长的业务领导力体现在两支基本队伍的保障上,一支是校长队伍,一支是教研队伍。教研室在区域教育改革中,具有重要作用:及时了解区域以外的教育改革动态;了解区域内各个学校的教学情况;对有关业务工作开展调查、论证、督查、指导等。据我观察:凡业务领导力强的局长,大多都重视教研室的建设,也都有一支优秀的教研队伍。
       推广新模式 需要新规则、新标准的支撑
       从变革的广度和深度看,新教育模式取代旧教育模式,类似于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,是以班级授课制为主要特征的现代学校出现以来,最为深刻的一次教育革命。除了理论、观念、方法的改变以外,还有规则、标准的改变。从无到有,从少数人的尝试到多数人的认同,从学校的做法到政府的制度化规范,将会经历一段很长的时间。这很正常。自下而上形成的规则和标准才可能是更切合实际和更有生命力的。
新模式的实践者们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。一些学校把教室改称为“学室”,把教务处改称为“学务处”。对这种做法虽然有不同的看法,但是,这个小小的改变意义重大,值得关注。一字之差,常常可以区分出不同的时代。不管学室、学务处是否能为人们普遍接受,但他们的做法给我们一种启示:需要对许多习以为常的概念、制度等进行新的审视。
       教室的功能和标准。班级授课制下出现的教室,其功能和标准都体现了传统教育的理念和需求:教室是学生听课和做作业的地方,这种功能决定了教室的面积标准、装备标准;教室是教师讲课的场所,因此必须有满足教师讲课的讲台和黑板;教师的教学行为是讲授,学生的学习行为是听课和做题,所以,教室只要配置桌椅就够了;信息技术出现以后,有了“班班通”设备,而“班班通”所关注的,依然是教师教的需要。
       新的教育模式下,教室设置应满足:
       教室的面积应该考虑到学生在学习过程中,进行小组活动、展示活动、相关试验、课本剧表演等各种活动的需要。
       教室的配置应该考虑到学生学习时最常规、最普通的需求,在实现“人人通”或“组组通”之前,每间教室都应该配备若干供学生使用的电脑。凡常用的、无危险的、教育经费可承受的教具、学具、制作工具,都应该是教室的基本配置。
       中小学,尤其是小学和初中,应该把学生常看、常用的图书从图书馆移到教室,保证每间教室都有一定数量的图书、杂志。
       设计教室的各种电路时,应该考虑到学生活动的需求。以讲台为中心的电路设计无法满足学生使用电脑、电器工具等的需求。
       教学装备管理。目前,各中小学都有图书馆、实验室、电子阅览室、仪器室、语音室等,在管理方面体现在两个字:集中,集中放置,集中管理,集中使用。这种做法满足了班级授课制的需要,也极大方便了学校的管理,但更多考虑的是学校的管理,而不是学生的使用。
       新教育模式对装备管理的要求是:
       所有装备,只要可能,就尽量靠近学生,方便学生使用。能进教室的装备,就放在教室,由各班的学生管理和使用;不便进教室的装备,如一些有危险的化学试验仪器、用品等,应尽可能放在离教室最近的地方。随年级分散建图书室或实验室,是中小学可选择的方式。中小学不同于大学,没必要集中修建豪华的、标准的实验大楼或图书大楼。实验、图书、计算机等装备完全可以随年级配置,放在靠近每个年级的楼层。生物、地理等标本、教具,可以放置在教室走道的橱窗,或者在各个教室流动展出。
装备管理必须考虑学习小组或学生的使用需求。装备的个别化、个性化使用是新教育模式的必然要求。学习是极其个性的事,何时需要用计算机,何时需要阅读文献,何时需要使用实验仪器等,应该由学习者自己选择,学校尽可能提供服务。
       耗材问题的综合考量。新模式下,学习意味着各种各样的活动。阅读活动需要图书,尤其是报纸、杂志的支持;实验活动将走向多样化和个别化,对实验材料的需求将大量增加;除了传统意义上的理化生实验以外,设计、制作类的活动将成为重要的学习形式。做题需要的是纸和笔,做设计需要的则是工具和材料。解决这类问题,可以调动家长、学生的积极性,但主要的职责还在政府和学校。
       学时制度建设。由课时制变学时制,是一个自下而上的变革过程。先由学校做起,再由地方教育局认同和统筹,最后由国家课程标准来确认。目前学校和地方教育局可做的工作有:
       统筹学时。学时指学生用于特定学习内容的时间,包括自主学习时间、小组学习时间、课堂学习时间、作业完成时间等。从另一维度上讲,学时包括在校学习时间、在家学习时间、在社会学习时间等。逐步建立和完善学时制,体现着对学生各种学习形式的重视和尊重,也有助于培养学生的时间管理能力。
       课堂时间多样化。每隔45分钟休息一次的做法,是基于学生心理、生理的考虑,而课堂学习时间的长短,则取决于学习内容。学校应根据各个学科的教学需求来确定课堂时间,有些课可以尝试两、三节联排。这种做法在起始阶段确实会给学校管理带来不少挑战,但是,形式必须服务于内容,管理必须服务于教学。
       制定新的教师工作量标准。学时制的建立,自然会把教师工作量问题提上议事日程。以课时确定工作量的做法,体现了旧教育对课堂教学、对教师讲授的重视。从学时制的角度看,学生课堂以外各种形式的自主学习,与课堂学习一样重要。同时,学生的自主学习活动需要教师在活动前、活动中或活动后的统筹、引导、组织与评价。教师的业务能力和敬业状况影响着、决定着学生的学习活动质量,因此,需要结合学时制,制定新的教师工作量标准。
      
深化新模式需要局长、校长敢于先行先试
       多年来,从政府到学校,更多关注的是校内教育资源的建设、管理和使用,而教育的发展趋势是正视、开发、管理和利用校外学习资源。
       管理学家德鲁克在《后资本主义社会》中谈到“学校一直是‘社会当中’的机构,而不是‘融入社会’的机构。学校一直独往独来,很少和其他机构相联系”,而“现在的学校会愈来愈‘融入社会’,跟社会相结合,这可能是一种大变动,变动之剧烈,就和教材及教学方式的变动一样。学校必须变为‘开放的体系’”。
是的,在教材、教学方法变化的同时,学校与社会的关系也在发生着变化。
       学习资源大量地存在于学区、社区、自然和社会。随着新教育模式的建设,以及学生学习内容、学习方式的变革,越来越多的学习活动将会发生在教室以外、校园以外的社会和自然中。只要可能,学习就将从模拟、想象、黑板、书本走向实实在在的现实世界,走向知识正在产生、正在发挥作用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 而校外学习资源的开发和利用,关键在局长和校长。在局长、校长的观念、认识到位以后,需要相关的制度建设。
       开发校外学习基地。各门课程都可能开发自己的校外学习资源,都可能逐步建立相对集中、相对稳定的校外学习基地。教师需要像研究教材一样研究校外学习基地,从而保障对学生体验、考察、调研的有效指导。
建立校外学习管理制度。人们对校外学习持有种种疑虑,诸如组织问题、效率问题、安全问题等。有这样的顾虑是正常的。几百年前,当人们第一次听到要把成百上千的孩子集中在一个叫做学校的地方,要把人类浩如烟海的知识分为叫做课程的门类,要对孩子进行长达数年的叫做学校教育的措施的时候,其担忧,其困惑,一点都不亚于今天人们对新教育模式的态度。建立校外学习管理制度,是先行先试新教育模式的局长、校长们必须勇于担当的一个任务。
       建立学校董事会制度。学校存在于社区,学生成长于社区,学校和学生的发展都离不开社区。在中小学建立校董事会,将是一种有益的尝试。校董事会由学区主要单位代表、学区学习基地代表、家长代表和学校代表等方面构成,董事会定期研究学校的重要工作,协调学校和社区关系,保障社区对学校工作的支持。
       四堵墙以外的教育资源几乎是无穷无尽的。校外教育资源的开发和利用,最有效的解决办法是政府制定相关的法规和政策。然而,没有基层局长和校长的先行先试,就不可能有高层决策者对这个问题的关注。我坚信,在教育的改革与发展进程中,局长、校长的主动担当、积极创新、大胆尝试,起着决定性和不可替代的作用。在制度重建、秩序重建的时代,更需要局长、校长们有敢于先行先试的胆识。当前,在教师队伍建设方面,有必要重新思考以下问题:
       第一,教师来源的多元化,应该是教师队伍建设的方向。在讲授式教育模式下,师范院校可能是最好的师资源泉。而新模式非常强调教师的组织能力、探究能力、动手设计和制作能力,来自综合性院校或工、农、商等专业性院校的毕业生,可能更有新教育模式所需要的基本素质。如果我们像重视教师的板书能力、讲授能力一样重视教师的组织能力、探究能力、动手能力,我们就会无偏见地看待来自非师范院校的毕业生。
       第二,校外兼职教师的权益应受制度保障。我认为,我国医科院校的许多做法优于其他高等院校,值得中小学借鉴。中小学应该在博物馆、科技馆、银行、工厂等可能建立校外学习基地的单位或机构,聘请相对固定的工作人员做接待、讲解、在线辅导等辅助活动,这些人员的管理,诸如待遇、备课活动、评价等,都该有制度或规则的保证。
       第三,教师职称评审标准的改革。可否研制合格或优秀教师的知识结构、能力结构的基本标准?怎样评价教师的组织、引导能力?如何鼓励、评价教师作为学生学习小组导师的工作?这些问题的思考和解决,考验着局长、校长的领导力。
       (作者系山西省教育厅副厅长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